努力探索和实施路灯节能举措,LED产业初始投资仅为1亿元

探索建立废旧节能灯回收体系——国内第一个废旧节能灯回收点在北京十里河灯饰城设立  9月20日,努力探索和实施路灯节能举措,我国LED已沦为产能过剩产业

探索建立废旧节能灯回收体系——国内第一个废旧节能灯回收点在北京十里河灯饰城设立  9月20日,由中国照明电器协会、北京市照明电器协会、十里河灯饰城、厦门通士达照明、欧普照明等单位联合主办的“回收废旧节能灯
我们在行动”大型公益环保活动在十里河灯饰城举办了启动仪式。与会的政府及行业协会领导、业内专家和企业家共同出席了“中国•首届废旧节能灯回收体系建设高层论坛”,就建立废旧节能灯回收体系问题展开探讨,并为国内首个专业废旧节能灯回收点揭牌。为了引导广大消费者逐步形成主动缴纳废旧节能灯的环保习惯,十里河灯饰城、厦门通士达照明、欧普照明等主办单位在活动启动阶段(9月20日–10月7日)推出了“旧灯换新灯
一支换一支”的奖励政策。“中国逐步淘汰白炽灯、加快推广节能灯”项目管理办公室
、中国绿化基金会作为活动的支持单位对本次公益环保活动给予了指导和支持。  缘起:伴随节能灯普及而来的环境污染问题  节能灯在国家发改委等政府部门及社会各界的大力倡导和推广下,得到了极大普及。通过财政补贴的方式,以1元的低价在社区推广的节能灯数量,2008年为7000万支,2009年为1.2亿支。可以说节能灯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在我国的普及率已接近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同时,废旧节能灯回收问题随之而来,日益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每个灯管内所含的大约1.5-5毫克汞,如浸入地下可污染30吨以上的水。同时,还对土壤、大气和人体造成危害。含有汞的废旧节能灯已被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  忧心:大部分人尚不了解废旧节能灯的危害  更为令人担忧的是,大部分居民尚不了解废旧节能灯的严重危害,用过之后大多随手扔到垃圾箱里;垃圾站看到废旧节能灯,一般都是先敲碎,然后和普通垃圾一起运往垃圾场焚烧填埋,殊不知这样的处理方法加重了对环境的危害。上世纪在日本爆发的疑难病症–水俣病为我们敲响了警钟,由于汞污染了水源,通过鱼、贝富集以及人的摄食等食物链途径,导致人体中枢神经严重受损,轻者步行困难、运动障碍、弱智;重者神经错乱、痉挛,最后死亡。成为世界上最典型的公害病之一。一些有社会责任感的环保人士在尝试寻找废旧节能灯的出路,但之前的做法也只能将回收后的废灯送到专业的危险废物处理机构作有偿处理,较高的收费也形成了障碍。近期,数名政协委员在两会上递交提案,倡议尽快建立废旧节能灯回收体系,以改变此领域的空白状态。  行动:
“旧灯换新灯
一支换一支”,设立国内第一个废旧节能灯回收点  是坐等回收体系建立后再被动跟进,还是主动出击,积极参与回收体系的建设?十里河灯饰城、厦门通士达照明、欧普照明等企业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选择了后者。十里河灯饰城充分发挥商场在工厂与消费者之间的桥梁作用,率先设立国内第一个废旧节能灯回收点;厦门通士达照明发挥科技优势和设备优势,主动承担起废旧节能灯处理的重任;欧普照明等生产企业为本次活动提供了数千只优质节能灯为消费者兑换;北京金运来货运公司则发挥物流优势,主动请缨担负废旧节能灯的运输工作。为了吸引和带动更多的消费者参与到回收废旧节能灯的环保活动中来,十里河灯饰城联合厦门通士达照明、欧普照明等生产企业在活动的启动阶段(9月20日–10月7日)共同推出“旧灯换新灯
一支换一支”的奖励政策,配合活动宣传,让广大消费者充分认识到废旧节能灯的危害,逐渐养成不随意丢弃废旧节能灯,主动积攒、缴纳至回收点的环保习惯。  希望:政府、企业联手打造废旧节能灯回收体系  “中国-首届废旧节能灯回收体系建设高层论坛”9月20日在十里河灯饰城隆重召开。国家发改委、“中国逐步淘汰白炽灯、加快推广节能灯”项目管理办公室、中国照明电器协会、中国绿化基金会、北京市照明电器协会、十里河灯饰城、厦门通士达照明和欧普照明等单位的领导、专家和企业家集聚一堂,共同探讨废旧节能灯的回收和无害化处理工作。论坛上各界人士对废旧节能灯的危害进行了全面阐释;对于回收废旧节能灯的宣传发动工作发出倡议。在回收体系的研讨中,大家达成共识,政府应出台相关政策和措施,政企联合,逐步形成工厂生产、商场销售、消费者使用、商场回收、再回到工厂进行无害化处理的一条龙节能灯环保运转体系。  2010年是十里河灯饰城的“节能环保年”。五一期间曾推出“十里河灯饰城环保行动”之一“免费节能灯
每天1000盏”活动,配合国家发改委等政府部门力推节能灯的普及工作;目前,值十里河灯饰城10周年之际,再次本着“埋头苦干、低调务实”的企业文化理念,推出“十里河灯饰城环保行动”之二“回收废旧节能灯
我们在行动”大型公益环保活动。不论是论坛的召开、第一个回收点的设立以及“旧灯换新灯
一支换一支”奖励政策的施行,将让更多的居民了解到废旧节能灯的危害,同时对废旧节能灯回收体系建设起到有力的推动作用,在废旧节能灯回收领域迈出探索性的第一步。  编辑:小叶

连日来,每当夜幕降临,株洲的大街小巷灯火通明,整个市区宛如一片灯的海洋。许多市民纷纷走上街头,欣赏美仑美奂的株洲夜景。9月21日晚,带着女儿在天台路旁散步的陈先生,面对记者的访问,感慨地说:“我出差到过不少地方,无论走到哪里,心底情不自禁地涌现出一种自豪感,和外地城市相比,株洲越来越美了。你看那路灯的造型漂亮,灯光泛着优雅的颜色且不刺眼。”  这只是市城管局灯饰管理处积极推广节能灯具,实施节能降耗,推动株洲“两型社会”和谐发展的一个缩影。  探索节能新举措  随着我市城区面积的不断扩大,路灯照明线路越变越长,路灯数量也成倍增长。截止目前,城区共拥有路灯35062盏,线路长1012.66
公里,各种控制箱494台,专用变压器85台。路灯驱散了黑暗,带来了光明,便于市民出行,但耗电量也随着“水涨船高”。记者从市城管局灯饰管理处了解到,2001年,我市城区路灯的总耗电量是
454kv,而2009年底升至2994kv。  据灯饰管理处刘海龙处长介绍:“多年来,我们积极响应市委、市政府号召,把节能降耗当作本部门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努力探索和实施路灯节能举措。早在2004年,长株潭城市群还未成为“两型社会”试点城市之前,株洲灯饰人就通过合同能源管理模式进行市场化运作,从深圳引进路灯节能设备进行节能改造,通过合理调整亮灯时间、采用新型高效光源、科学合理维护照明设施、微机监控系统等举措来节能降耗。同时,从源头抓管理,凡在我市范围内新建、改建、扩建的城市照明工程严格执行照明工程图纸会审制度,对不符合建设部及国家相关绿色节能规范的照明工程设计图提出意见,要求按最优化科学方式整改,实现节能降耗目标。这些举措的实施既缓解了电力运行的负荷压力,又确保了城区路灯正常照明,从而推动了株洲“两型社会”和谐发展。可以自豪地说,株洲灯饰管理部门一直是我省路灯行业的领头羊。”  节能灯成“主力军”  在灯饰管理处大院和仓库内,记者看见许多忙碌的身影:有人在整理堆放撤换下来的灯杆和灯具,有人在领取新的节能灯具,有人在商谈国庆亮化方案……陪同记者采访的灯饰管理处总工程师告诉记者:“9月底这段时间是我们最繁忙的时候,既要安装新的节能灯具,又要布置国庆亮化工程,基本上是‘5+2’、‘白+黑’式连轴转。”  据介绍,城市的路灯大多经历过三个阶段:起初是白炽灯阶段,随后是高压汞灯,到目前是高压钠灯,我市也不例外。霓虹灯、泛光灯、白炽灯,符合花钱少、照得亮的要求,看似很实惠,其实比较耗电,只不过短时间内感觉不出来。节能灯具一次性投入多,但避免了荧光灯管破裂溢出汞的二次污染,且使用寿命长、省电,长远来说还是省钱的“。2001年起,市政府陆续对汞灯进行更换。截至目前,125瓦以上耗能大、光效低的汞灯已更换为110瓦耗能小、光效高、环保节能、穿透力强的高压钠灯,充当城市路灯照明”主力军“。今年,我市33条小街小巷的路灯新建工程和10条道路的路灯改造工程已完工,新安装的900多盏路灯大部分采用LED等高效节能灯。据估算,仅此一项,每年可节电40多万度。  此外,对那些暂不适合改装节能灯的路段,灯饰管理处通过安装高光效截光型灯具,既降低了电能消耗量,又满足了照明需要,真是一举两得。  大量节能灯的推广,不仅节省了电能,减少了电费,减轻了城区的光污染,还提高了城市品位,有些节能灯就是艺术品,令人驻脚观看,赞叹不已。家住荷塘区前进村的陈师傅高兴地说:“以前小区内的路灯非常刺眼,如今换成节能灯后,光线柔和了。”  看天色来关闭灯  刚过晚上12时,黄河北路两边的路灯就开始变化:因车流、人流渐少,路灯又亮转暗,柔和的灯光使夜晚变得宁静祥和。这是市灯饰管理处加大科技节能、推行路灯自动监控系统带来的欣喜变化。  据了解,前些年,我市的路灯控制系统主要按时间来控制,实行“到点开灯、到点关灯”工作流程,它的缺陷就是太古板,不能视天气情况而自动变化。傍晚,天色未暗,路灯就亮了;早晨,天已大亮,路灯还在“坚守岗位”,浪费电能,市民反响也不好。  为了改变这一现象,2007年,该处通过多年的摸索,启用了一套国内先进、全省最优的微机监控管理系统,充分利用现代化的控制技术,按照经、纬度、气候等因素,通过安装在大街小巷的自动开关控制器,进行分点控制,精准开、闭灯时间,尽最大的努力,节约了能源。这样一来,我市每年可节约电能300多万度电,株洲的路灯节能监控走在全省路灯行业前列。  编辑:小叶

虽然LED最终与新能源汽车、生物制药、光伏、核电等一并被列入了《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但相较“试点城市迅速扩张至25个的新能源汽车、核能发电、因超级细菌与蜱虫而备受瞩目的生物制药”而言,市场舆论对曾红极一时的LED关注似乎略逊一筹。  以《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发布时间为例,9月8日,我国LED龙头股三安光电以微跌0.04%报收,而因新能源汽车等上游资源概念闻名的包钢稀土、广晟有色则纷纷封于涨停。受东莞报出“LED芯片涨价近三成”消息的影响,投资者对LED概念的热情明显降温,与此同时,甚至有业内人士指出:我国LED已沦为产能过剩产业。  LED投资大增,大项目不绝于耳  产能过剩的结论并非空谈,公开资料显示,在LED照明产品成本难以达到普及标准的前提下,有机构预测,2010年中国LED产业产值将超过1500亿元,而这一数字是2008年的两倍。更有业内专家预计,今年国内LED产业投资金额将达到600亿元,相比去年的100多亿元增长了500%。  但即便业内已警觉地放出产能过剩信号,如“西安高新区与东莞勤上光电股份公司、西安嘉烨能源科技公司签订总投资达6.8亿元的大功率LED光电产业基地项目”一般的大手笔合作仍然不绝于耳,曾几何时发生在“武汉-中国光谷”(武汉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LED投资热潮被一遍又一遍的复制于全国各地。  LED已升级为成熟产业  探求究竟,如此备受追捧的LED产业投资得益于:LED照明产品的优势突出,产业链完整,我国硅、蓝宝石等LED上游资源丰富,行业准入门槛低等特征。  据了解,首先,以40瓦的LED灯管为例,其较白炽灯节能90%,寿命可达2万小时,是白炽灯寿命(3000-5000小时)的4倍有余;同时,LED上下游细分出的“原料提纯-切片-封装-合成”各产业环节在我国已相当完整;此外,作为LED芯片的生产原料,我国硅储量相当丰富,通过人工合成的石英材料-蓝宝石供应更不存在空缺;最为重要的是,LED产业初始投资仅为1亿元,行业准入的低门槛促进了各地项目的相继上马。  如此看来,与受储能技术制约而难以突破的光伏、风电乃至新能源汽车不同,LED这一发展了近40年的电光转换技术已经接近成熟,在武汉博能立得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宝成看来,唯一困扰LED产业发展的难题集中在价格。  LED受价格制约,瓶颈突破只是时间问题  “3年前,40瓦的LED灯管出厂价格大约为300元,而如今大部分产品售价在140-160元之间,芯片价格基本保持了每年20%-30%的降幅,而在价格下调的基础上,过去5-6流明的产品现在已升级为7流明(产品质量提升),可以说LED照明产品的价格下降幅度很大。”王宝成介绍。  尽管如此,LED灯最大的竞争对手白炽灯售价却仅为20元,将近8倍的价格差距,严重困扰着LED灯的普及。“LED灯的成本想要降到与白炽灯相同是不现实的,但按行业惯例,LED灯的价格如果降到40-60元(白炽灯的3倍)这一范围,消费者便可以接受,LED也将真正取代白炽灯,按现在的发展速度,很快LED便可以实现这一目标”,王宝成坚信。  产能过剩源起政策扶持不到位  据了解,关于LED产能过剩的问题,王宝成表示,“目前国内LED产能的确过剩,但产业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一级市场投资相对集中于切片-封装-合成的后三个环节,而最上游的原材料(硅、蓝宝石)提纯环节,因投资大且难以达到规模化,便相对受到了资本的冷落。”  事实亦是如此,公开资料显示,在产业链上,LED外延片跟LED芯片约占行业70%的利润,LED应用约占10%-20%,LED封装则低于10%.而我国LED企业的布局则恰巧与之相反:在3000余家LED相关企业中,LED封装企业1000多家,LED应用类企业接近2000家,LED外延及芯片企业却只有60多家。  更值得关注的是,“现在对地方政府的节能减排指标并未与城市照明挂钩,所以限电限产才更为关注工业用电,但如果反之,政策通过节能减排达标来约束地方政府,将大幅增加LED产业的需求,有效释放LED产能,同时加速产业发展,引爆二级市场一波LED行情。”王宝成如是认为。  编辑:小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