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科技成果进行鉴定,上述常熟荧光粉企业高层告诉记者

目前荧光粉的市场价格普遍在每公斤2400,方志烈教授在他研究半导体照明的工作中,琼海市对多条路段的路灯电费进行了对比

“550元,1500元,3000元!”一连串飙升数字的背后是荧光粉价格的蹿升。“除了减产观望和停产等待,国内一些荧光粉企业似乎别无他法。”近日,常熟一家较大型荧光粉企业某高层向记者无奈地表示。  难过的不只是荧光粉企业,其更下游节能灯产业亦是如此。记者采访获悉,由于稀土原材料价格暴涨,荧光粉企业不得不提高产品价格以“减压”,而这必然导致更下游的节能灯产业发生连锁反应。据悉,由于荧光粉的涨价,浙江的节能灯企业开始减产运营,而在传统照明产业同样集中的广东节能灯企业,也面临着相似的命运。  6月价格再翻番  “生产节能灯用的荧光粉,现在有个别供应商的报价已达每公斤3000块钱,而3月份的时候还不到300块。”上述常熟荧光粉企业高层告诉记者。  记者从多位企业人士处了解到,目前荧光粉的市场价格普遍在每公斤2400~2600元左右,相较6月初每公斤1500元的价位,不到一个月,价格接近翻倍。  据悉,就节能灯原材料稀土含量讲,制造节能灯的三基色荧光粉由红粉、蓝粉和绿粉混合,红粉中稀土含量为100%,绿粉稀土含量为23%。  不过,因其本身加工成本较少,荧光粉的压力主要是原材料成本。有稀土企业人士告诉记者,稀土原材料发生非理性暴涨,传导到荧光粉的成本压力将在95%以上。  在价格暴涨的情况下,以荧光粉为生的企业采购量大幅减少。“少量还可以采购到,但价格偏高,做荧光粉的成本就增加了。”上述常熟企业高层称,他所在的公司目前采购比较谨慎,不会买太多。  事实上,稀土原料的暴涨不只带来荧光粉价格的翻倍,同时也加剧了市场的混乱。“目前荧光粉市场比较杂,品种多,档次不一样,成本和报价也不一样。”有行业人士称。  “目前的行情下,市场上各种价位都有,有些是低端粉,但有可能报A级粉。”上述常熟企业高层称,因为终端客户现在很难接受目前的价格,市场上以“垃圾粉”冒充A级粉的现象比较普遍。  节能灯上市公司恐受影响  昨日,上述常熟荧光粉企业高层介绍说,“现在的稀土下游应用企业,包括荧光粉、灯粉都是减量在做,有的减半,有的只做原来的1/3,还有的则停产观望下一步的行情变化。”  华东另一家荧光粉企业人士亦向记者坦承,“上游稀土原材料报价一直比较高,下游又不敢接单,荧光粉行业越来越不好做。”  记者采访了解到,减产乃至停产成了不少荧光粉企业不得不面临的选择,而即便一些接单能力尚可的企业,情况也不乐观。“现在公司的订单还可以,但主要是做中低端粉,高端粉因为价格太高很难做。”山东一家荧光粉企业办公室人士透露。  他同时告诉记者,目前的订单量还算比较大,“因为做的还是以前的订单,货款已经打过来了就要履行订单,但下半年就很难讲,因为价格涨上去了,不一定卖得掉”。  杭州于中照明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林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浙江的节能灯厂都在减产,一方面因为订单本身不多,另一方面是荧光粉价格波动太大,所以不想多生产。  据悉,在三基色荧光粉涨价前,荧光粉占节能灯总成本的比重只有一成,但荧光粉涨价后,导致节能灯成本大幅提升。“由于荧光粉的涨价,浙江的节能灯企业开始减产运营,而在传统照明产业同样集中的广东节能灯企业也面临着相似的命运。”有媒体如是报道称。  对于相关的上市公司,山西证券有色分析师熊晓云告诉记者,荧光粉只是稀土下游的产业之一,但其余如稀土永磁等价格近期也出现持续上涨,显示下游传导也有一定效果,在这样的情况下,稀土行业上市公司业绩有望出现大幅提高,其中包括国内稀土龙头包钢稀土
。 厦 门 钨
业既有稀土资源又有荧光粉业务,此外,中色股份和广晟有色等都或不同程度受益。  而在上游荧光粉价格节节攀升的情况下,下游节能灯上市公司若不能顺利传导成本的飙升,势必影响公司的利润率水平。相关的节能灯上市公司有阳光照明、佛山照明和雪莱特等。                                        编辑:Leo

“我做了一辈子LED,看着LED在中国成长,能够看到LED产业现在的蓬勃发展态势,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方志烈教授感慨道。  方志烈教授被誉为中国LED元老、启蒙者之一。虽已年逾古稀,但依然活跃在LED产业、为中国LED产业提供前沿科研成果作出卓越贡献。  作为一位科学研究人员,他从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拓荒中国LED产业,从前端的半导体LED材料、器件的研究,到LED交通信号灯、LED灯泡、LED日光灯的研制,横跨四十载。  作为一名人民教师,他桃李满天下,著述等身。由他培养的多名研究生现都已成为半导体领域的技术骨干;由他撰写的多本著作都成为后继者进入半导体照明领域的“入门宝典”。  科学研究人员与人民教师的双重身份塑造了他“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实事求是,为人师表。严于律己、热情待人。有问必答、乐于助人”的做人做事准则,这些准则也让他成为一位在业界受欢迎的人。  拓荒LED  方志烈教授与LED近四十载的缘分还得从1969年从事微波材料和器件的研发叙起。  1969年,在复旦大学任教的方志烈及其近30人的团队接到了开发化合物半导体、微波材料与器件的研究任务。这项任务需要从砷化镓的原材料开始,提纯到6个9的纯度,然后拉单晶,这对他们来说是一项庞大而又艰巨的任务。但全体人员经过三年齐心合力的努力后,终于攻克难关,研究出了部队所需的产品。  然而在当时,这种产品在市场上并没有销路,眼看着几十人的团队需要寻找新的研究和发展方向。方志烈作为主要技术负责人,注意到了国际上LED产业刚刚启动的发展情况,认为“LED应该会有比较好的前景,团队可以在这方面为国家做点贡献。”与团队人员进行讨论后,决定开始切入LED。  LED原材料也为砷化镓,所以方志烈及其团队最早开始研究外延生长。方志烈团队在微波器件材料外延的基础上进行创新,采用磷压法气相外延生长磷砷化镓,取代当时比较落后的水汽法。这种方法被当时的北京崇文光电器件厂和苏州半导体器件总厂等生产厂家采用,成为国内外延生长的主要方法。  方志烈及其团队也进行外延和器件的产业化生产。“当时,全国年产LED
100万只,复旦大学生产10万只,占十分之一。”由于器件亮度较高,他们的产品得到了市场认可,被以每只加价两角的价格购买。“产品质量获得认可,还有较好的经济效益,当时整个团队的人都非常高兴。”  此后,方志烈及其团队就一直在发光二极管的产业链上进行研究。他们不仅在器件、材料方面进行攻关,而且测试方法上也进行了创新,例如团队里一名教师发明了快捷而又精确的激光定向仪。在测试技术上也进行改进,例如在测试半导体材料纵向浓度方面研发了二次谐波测试仪,填补了国内的空白;在测磷砷化镓中的磷含量方面,发明了光电压光谱法取代以前落后的X光测磷含量……  1977年4月,在柳州召开的“全国化合物半导体学术会议”上,方志烈及其团队的研究成果得到了集中展示。“一本78篇文章的论文集,其中有8篇论文来自我们团队。”他们研发的大直径(50毫米)、低位错砷化镓单晶在会议现场就被中科院北京半导体研究所的科技人员购下。  “这些成果的取得都证明我们当时选择LED是对的。团队成员通过做一些工作既对国家做了贡献,自己也得到了锻炼和提高。”方志烈说,1973年至1977年这段时间的工作,为自己后来进一步研究LED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尽管在20世纪70年代也有不少单位,如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北京有色金属研究院、浙江大学、厦门大学等都在LED方面展开了研究,学术界呈现出一片热闹的景象。“但很少有单位一直不断研究,能够在这个领域做到现在,看到LED产业蓬勃发展,非常幸运。”  一生追求卓越  1998年,方志烈教授正式退休。那一年,国际上很多国家已经部署了LED在照明方面的研究。一位美国专家指出:“半导体已在电子学方面完成了一次很好的革命,第二次革命将在照明领域。”  “这让我看到了新的希望,当时就把注意力放到了这方面。”1998年,方志烈教授欣然接受复旦大学电光源研究所的邀请,开始学习照明知识并研究半导体照明。“在复旦大学电光源所工作的时间里,学习了大量的照明知识并完成了两个科研项目。”  当时,方志烈教授就深刻意识到,半导体照明要发展起来,最好是将搞传统照明的人与搞LED的人结合起来,“搞传统照明的学习一点LED知识,搞LED的人学习一点传统照明知识。”但在当时,由于LED功能照明应用尚未展开,这两部分人结合还有困难。两年后方志烈教授转到生产第一线,为企业当技术顾问。  尽管如此,方志烈教授对开发半导体照明科研项目的热情丝毫不减。“选择科研项目时我会比较慎重,但选中之后会锲而不舍。”以谨慎认真的态度,方志烈教授在退休后的近八年时间里,参与完成了半导体照明方面的三个科技部863项目、一个科技部中小型企业创新基金课题、市级与省级课题四个。  “平均每年完成一个课题,这与年轻时候做课题的效率差不多。”方志烈教授笑称,做LED的研发课题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可以说是一种享受,这些课题的成果也都取得了较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如今,已年届73岁高龄的方志烈教授依然活跃在欣欣向荣的半导体照明产业,很多他的好友都提出为他开个庆祝会,但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但有一件事令方志烈教授非常欣慰。在“2010
LED照亮中国评选活动”中,经过几个月的网上投票和两轮的专家评审,方志烈教授实至名归的荣获了“卓越成就奖”。颁奖典礼上,方教授非常激动,他认为:“获得这个奖我感到非常欣慰,这是对我这一辈子工作的肯定。‘卓越成就奖’也符合我一生追求卓越的性格。”  不断创新
服务企业  离开复旦大学电光源所后,方志烈教授开始转战到企业,为生辉照明、鼎晖科技、稳润光电等多家企业做技术顾问。“在企业做课题比较自由,企业根据市场需求确立课题,双方经过充分交流,就可以开始攻关。这也是产、学、研结合的一种形式。”  在为生辉照明做顾问期间,方志烈教授负责了功率型LED、功率LED射灯、智能型功率LED灯具的开发。“生辉照明作为主要生产LED射灯与LED球泡灯的厂家,我们研究产品的前提是一定要比市场上其它同类产品有亮点,附加值要高。”方志烈教授说,当时共做了5种智能LED灯具,2009年其中一款智能调光、调色、自动变彩的LED球泡灯取得了40万盏的销量,年产值4000万元,为企业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在方志烈教授做顾问的企业中,也有曾经在半导体照明方面基础为零的企业。方志烈教授介绍说,长电科技以前并没有涉足LED,而切入LED时只选定了一个非常普通的产品——指示灯。然而利润却非常可观,前十多年时每年赢利500万元,前五年时每年赢利2000万元。“虽然是小产品,但在选准了市场切入点后,加大研发力度,小小LED指示灯也变成了拳头产品。”  除了在技术上引导企业创新外,方志烈教授还不忘帮助企业加强软件建设,为企业培养技术骨干。在培养人才方面方志烈教授也有着独到的理念。“与我带研究生的方法差不多,会给他们讲一些必要的知识,也会让他们自己去看一些书籍,让他们从课题最初的调研、立项、制定技术路线到最后研发,设计和进行实验都能得到较好的锻炼。”很多曾跟着方志烈教授做课题研发的人都已成长为企业技术的主要负责人。  “总之企业应该做一点创新性的工作,拓展产品领域,才有可能获得更大的经济与社会效益。”方志烈教授说,整个产业也要在技术和市场层面找准切入点,确定研发时间点,这样才可能取得较好的成绩及结果。  产业初暖乍寒  半导体照明产业近年来得到了快速发展,方志烈教授用“‘早春二月’——初暖乍寒”来形容如今的半导体照明产业,尽管取得了较快、较好的发展,但还与国外存在一定的差距。  2003年,方志烈教授作为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研发及产业联盟顾问时,建议以应用促发展来促我国LED产业跨越发展。“只有市场起来了,才能促进技术的提高。”方志烈教授说,目前我国在LED显示屏、LED道路交通信号灯,太阳能LED路灯,景观照明等四个方面都处于世界前列,但“应用上还得继续抓,要继续发挥我们在这方面的优势。”  “我国LED产业还不够大,我们要在发展壮大的基础上做‘强’,中国还是有机会的。”方志烈教授表示,2009年我国LED产业已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2010年半导体照明总产值达到了1200亿元。“未来,加大研发力度是大陆LED做强的必经之路。同时也要加大对MOCVD设备与外延的开发。不掌握产业核心技术的大,只能说是没有水平的大,要进一步做强是不行的。”  “从全产业链上分析,我国外延芯片方面落后于人,这与我国起步晚,设备差是分不开的,但我国封装与国外差距不大。”方志烈教授表示,目前我国封装量占世界的70%左右,我们需要继续保持在封装方面的优势。  近年来,半导体照明的发展前景已得到越来越多传统照明人士的认同,很多传统照明的人也开始接触LED。“我建议搞传统照明的人应与搞LED的人结合起来,这样有利于把工作做扎实,促进LED照明产业的发展。”方志烈教授表示,中国半导体照明产业要迎来大发展,还须加大研发力度,争取在核心技术上早点过关,同时还应加大推广应用的组织与评比。“寿命是LED推广应用面临的最主要的挑战,所以产品推广应用初期工作应该作为研发工作的最后一个环节,要用科学实验的态度和方法来做好LED照明产品的推广应用前期工作,待寿命过关后再开始扩大推广应用规模。LED道路交通信号灯的一次推广成功经验值得采用。”  写书铺路育人  “我是一名从事LED研发的科技工作者,又是一名教师,写书是出于教师的本能。”早在1984年,方志烈教授就针对全国各地LED生产和研究单位具有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骨干人员举办了一个“半导体发光材料与器件”的暑期进修班。  那次授课内容受到了进修人员的欢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人来到复旦大学购买这套辅导资料。为此,方志烈教授向当时的复旦大学校长谢希德反映情况,在谢希德校长的支持下,方志烈教授将内容重新进行加工整理,于1992年出版了《半导体发光材料和器件》一书,谢希德校长亲自为其作序。“这本书成为了很多人研究了解半导体发光材料与器件的入门读物,很多高校如厦门大学、清华大学、武汉大学、上海华东师大和复旦大学都将其作为研究生或本科生的教材。”方志烈教授说。  之后,方志烈教授在他研究半导体照明的工作中,还与他人合编了《半导体材料》、《半导体照明》;参与编写《光子学技术和应用》担任第十二篇《光照明技术》主编;主审出版了《国内外半导体光电器件实用手册》。  进入21世纪以后,半导体照明产业有了很大的发展,经过近10年的发展,LED发光效率又提高了10倍,特别是蓝光和白光LED的发展,使之成为照明领域的新秀。半导体照明科研和产业的发展迫切需要一本半导体照明技术方面的专著。  “当时电子工业出版社电子技术分社社长找我约稿,我欣然接受了邀请。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把多年积累起来的知识结合当时的应用,编著成《半导体照明技术》。”方志烈教授说,这本书受到了广大读者欢迎,短短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内就印刷了三次。  “我之前做的很多研究都成为我后来做事的基础,我写这本书的初衷也是希望把自己的经验写出来,希望进入这个行业的人读了我的书,能够快速将基础补上并有所收获。”方志烈教授说。

昨天,省科技厅组织7位专家在琼海市对“海南世银能源科技有限公司(IET)绿色照明LED混光高效节能路灯”项目科技成果进行鉴定。鉴定委员会委员一致认为,该项目总体达国内领先水平。  目前琼海市63条道路的8396盏路灯已经全部更换成“绿色照明LED混光高效节能路灯”,今年4月,琼海市对多条路段的路灯电费进行了对比,根据结果,改造后的路段电费节约率最高达64%,最低也超过46%,节电效果明显。  据了解,我省将把合同能源管理作为节能减排的一个重要手段,今年内在全省推广。                                         编辑:L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