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灯堡灯具行业暴利时代的终结者  ,则电力公司调涨电费就不会对一般民众造成太大影响

雷士经销商和供应商另立新品牌并非是件如意称心之事,为让灯具经销商也能分享爱灯堡的市场红利,  电费上涨让人民感到被勒索  政府允许电费调涨后

新“雷士”的成立是场“及时雨”还是往火上浇油?这将给雷士、吴长江带来怎样的影响?  本月27日,雷士经销商和供应商将在中山举行新“雷士”品牌动员大会,这意味着新“雷士”的诞生,这是雷士经销商们在与资方提出的要求后在数日未能如期得到答复而唯一做出的一个决策。他们认为利用这种“逼宫”战能够让吴长江回归雷士,殊不知这只会让吴长江远离雷士的凶器。新“雷士”诞生后,经销商和供应商邀请吴长江主持大局,但是,“按照上市公司规则,如果吴长江去新品牌将有违相关规则。”就吴长江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并不能像经销商们预期的那么完美,然而,在吴长江眼中,似乎这一切都是在预料之中,即使心有不甘!  一边是自己亲手创造的品牌一边是与自己同甘共苦把雷士做大做强的兄弟,眼看这原本完整家庭慢慢被撕分,这是何等的痛苦?吴长江又此不是成为这次事件中最伤害的人?!这其中,不仅当事人受伤,支持吴长江、支持雷士、支持中国民族品牌的人也同样受伤。  倘若新“雷士”成立后,市场上就增多了一个品牌,与其它照明品牌不同的是新“雷士”是这次雷士与投资方的宫廷战后“换汤不换药”的品牌,有一定的身份背景存在。但是,做为一个新品牌,虽说是雷士的替身,但难于想象它的发展路上能否顺畅,毕竟,新“雷士”与发展成熟的原雷士在本质上还是有一定的差别。首先第一,新公司运作需要一段时间过度才能正常运转,这期间就会影响其营业;第二,多股东运营的企业并不一定是好事。如果吴长江加入新企业成为其中股东之一,这难免会让人回想到七年前的雷士股东分家事件;第三,如果把雷士原来核心人才都挖到新“雷士”上去,这时原雷士就将成为一个空壳,而(资方)阎焱和施耐德将对原雷士作进一步打算,后果不好假设!  如此看来,雷士经销商和供应商另立新品牌并非是件如意称心之事。面对当前的情势,如果能先稳住人心,团结一致,坚决支持吴长江直到回归雷士入主董事会为止或许能一试,而另立新“雷士”来妥协也许并不是大家想要看到的结果。  这是一场注定两败俱伤的“决斗”,然而,雷士的命运让人很是担忧!  文/林春妮

“一般灯具商铺一年的纯利润至少20万元以上,灯具产品的中间利润高达150% 至
200%
左右。”一直以来,灯具行业属于暴利行业已经成为一种普遍观点。但最近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厂家和经销商的利润空间并不大,他们只是因为过高的经营成本而被扣上了“暴利”的帽子。  如何减少灯具行业中间环节,抑制过高的商铺租金成本及流通成本呢?即将开业的成都爱灯堡国际灯具灯饰采购中心,给出了答案。从某个角度而言,爱灯堡国际灯具灯饰采购中心,扮演的是成都灯具行业的暴利时代终结者的角色。  灯具行业
被扣上暴利的帽子  据有关调查显示,目前80%家庭灯饰照明消费平均占家庭装修总费用10%-20%,商用照明所占装修比例20%-30%,一般的灯具店年纯利润至少20万以上,灯具产品从总部出厂发货到经销商最终销售,其中间利润高达150%至200%左右。  面对暴利行业的说法,灯具行业的经销商们却并不认同。一位灯具经销商告诉记者:昂贵的店租、仓储成本、物流成本、店员工资、装修、水电等等,让灯具经销商们看似挣得多,实际却非如此。  为验证此说法,记者来到金府路灯具市场进行调查。记者发现,这里的灯具销售门店大多都“灯火通明”,而且各个销售店面的装修也显得非常“豪华”。“高昂的铺面租金,让我们经营承担巨大压力,这些压力只有转嫁给消费终端,同时,还要对经营环境进行营造,无论有没有客人,灯都是要亮的,如果不开灯,消费者就很难看到灯具的最终效果,开灯就意味着高电费。”一位灯具经销商说。  另据了解,金府路的灯具商家,大多使用的是60—400平方米不等的商铺,商铺租金普遍在160—300元/平方米左右。另外,一般灯具店面都在另外的地方租有仓储房,其租金大多在40—60元/平方米左右。粗略计算下来,一个100平方米左右的灯具店铺,每个月成本几乎都在2万元以上。  “看似是暴利行业,实际灯具经销商的利润并不高,高昂的是灯具销售的中间环节,灯具厂商和经销商,都只是为暴利背了一个名声。”一位业内人士说。  拒绝暴利时代
灯具市场急需调整业态  那如何拒绝暴利,减少中间成本呢?专业人士告诉记者,要真正做到减少中间成本,就必须像爱灯堡国际灯具灯饰采购中心一样,聚集全球行业资源、形成技工贸一体化、以研发设计和品牌营销及企业总部办公为主的“产业中心”升级,同时形成“产、批、零”一体化,成为行业的产业基地和杜绝中间成本的批零基地。  “其实成都的灯饰行业一直在寻找抑制中间成本的方法。东大街灯饰市场在90年代末的转移,就是成都灯具行业减少中间成本,实现产业升级的尝试。但遗憾的是,这次尝试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爱灯堡西部灯饰采购中心营销负责人告诉记者,20世纪初期,虽然成都灯具市场努力改变现状,但由于一些灯具市场开发企业没有进行科学、系统、具有前瞻性的统一规划,又不顾客观条件及产业的未来发展,使一批规模较小、交通不便、设施陈旧、安全隐患大的劣质市场充斥成都,最后造成的结果是灯具销售的中间环节并没有减少,灯具价格依然居高不下。  到底什么样的灯具市场才能降低中间费用?哪个市场没有价格虚高,哪个市场才是规范化的管理,谁又来保证顾客放心消费?经销商在寻找,消费者也在呼唤。直到西部单体最大爱灯堡西部灯具灯饰采购中心的出现,才将经销商及消费者的顾虑完全打消。  爱灯堡灯具行业暴利时代的终结者  “我们一直坚持减少中间环节、拒绝暴利,让消费者能够享受到真正的实惠。目前灯具店面租金、仓储租金、物流成本是推高产品价格的关键三元素,这三元素在爱灯堡被终结了:首先进驻爱灯堡厂商80%以上都是自持产权,厂商在自己铺子上经营,不产生任何租金;其次,爱灯堡施行量贩式管理模式,商家的库房就在自己铺子的顶层,而仓储成本只是市区的五分之一;第三,采取物流直补方式,与几大物流公司签订战略联盟协议,市场方廉价提供物流方操作用地,有效降低物流运营成本。同时这也是爱灯堡西部灯饰采购中心的业态模式和经营理念。我们相信理性的经销商、采购商和终端消费市场,能从这个理念中得到真正的实惠。”爱灯堡灯具灯饰采购中心总经理王玉桃充满了自信。  据了解,爱灯堡西部灯饰采购中心位于成彭高速龙桥家具园出口的全球家居CBD,灯具产品与家居产品形成商业链条式互动,打造“买家居去全球家居CBD,买灯就去爱灯堡”的庞大产业格局,真正完成一站式的家居采购平台。同时,爱灯堡是目前国内单体最大的专业化灯具灯饰批发集散中心。不仅如此,爱灯堡西部灯饰采购中心还将通过逐步实现统一管理、统一售后服务、统一物流、统一宣传等措施,让进场消费的每一个消费者都能分享到爱灯堡西部灯饰采购中心带来的比其他市场销售价低50%—70%的真实“红利”。  临近采访结束,王玉桃还告诉记者,为让灯具经销商也能分享爱灯堡的市场红利,经过公司董事会研究决定,9月28日当天,限量推出部分自持现铺,其根本目的就是让灯具厂商和消费者能得到实实在在的投资理财机会。编辑:李杰

许多店家和住户受到电费上涨的影响  不少店家,因为店里不能把成本反应到价格上,并表示大部分的店家仍可以维持收支平衡,但是由于材料成本变高,所以在经营方面变得更加困难。  虽然近期日本的电费调涨幅度比东京电力公司(Tepco)预估的低,大约是调涨8点多个百分点,大多数的居民还是感到不满意。不少市民反对电费上涨,并表示电费调涨不仅仅是和钱有关而以,希望电力公司能竭尽所能,而非直接要民众一起承受重担。  电费上涨让人民感到被勒索  政府允许电费调涨后,不论人民是否满意,电费价格都会升高。因此,节约用电就成了日常生活中的规范。尽管电费上涨,仍有许多居民反对重新启动核电厂。  根据节能团体的统计,一般家庭中,4样主要的电器用品就占了70%的用电量,分别为冷气、冰箱、电灯和电视。业界建议在窗户黏上隔热膜阻挡阳光,避免房间温度升高。并空调打开一整天,使温度维持在28度,因为开开关关电源反而更耗电,这时候,使用变频空调会是节能关键  另外,建议冰箱里不要放太多食物和饮料,并把电视萤幕的明亮度调暗,也就是调整背光设定,这在LED背光液晶电视可以做到更好的节能效果。如果每个月能控制每小时用电量不超过300度(千瓦小时),则电力公司调涨电费就不会对一般民众造成太大影响。  LED灯泡减少照明能源消耗  使用不同种的灯泡也可以减少能源的消耗。LED制造商就看见了市场的需求。日本的LED市场在2011年时,比2010年成长了一倍,约为两千亿日元,预估2012年会成长到近四千亿日元。  LED灯泡价格较贵,但产品生命周期比灯丝和萤光灯泡长,所以被视为节能灯泡。不但如此,日本市场也呈现特例,电风扇和竹窗帘在2011年时的销售量也成长了一倍。由于这些努力,东京2011年夏天的用电量比2010年夏天少。  2011年日本福岛发生大海啸后,日本人民一同面对灾后的重建。虽然2012年人们重新点亮电灯,但是集体节约用电的精神还是存在的。许多人认为,只要能节约用电,不在意支付更多的电费,是想清楚表达愿意支付更多的电费的立场,并不希望金钱投入重新启动核电厂。编辑: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