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照明进入智能照明,一位世界五百强企业的中国区老大曾经对王冬雷说

智能照明大热是跟风还是市场驱动,让人们觉得处在一个空间中很舒服,豪赌LED

图片 1

2014年,这将是智能照明爆发的元年。放眼望去,智能化已蔚然成风。无论是国际大型照明展览会,还是城市的地标建筑实施,智能照明这个关键词都令大家激动不已,心潮澎湃。智能照明逐年升温态势,大量照明企业趋之若鹜。到底是跟风,亦是市场驱使?

图片 1

无论别人怎么说,王冬雷坚信,LED的春天即将到来。为此,这位出生在1964年冬天的中国LED行业领军者,很善于蛰伏和伺机。他个子不高,但颇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气度;文质彬彬,却目光炯炯,不容拒绝。哪怕是选择一个座位,不说话,只一味带领着身边的人往前走,抬手一指,便是他中意的地方。

智能照明大热是跟风还是市场驱动?

人们对于提升自身健康状况的尝试一直没有停止过。我们中国人一贯相信“药补不如食补”、“生命在于运动”,所以我们在药膳饮食和健身运动方面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理论和经验。即便是我们在需要使用药物治疗病痛的时候,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手段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我们的需要。

有人说王冬雷是一名天生的赌徒。豪赌小家电,做到全球三大小家电企公司之一,收购美国著名小家电ACA,短短八年公司上市,目前市值104亿;豪赌LED,2009年带领德豪润达大手笔转型,仅五年时间就名列世界前五,成为中国唯一的全产业链研发与制造企业。

大热的背后,孕育着机遇和挑战,也隐藏着凶猛险恶。在传统照明渐如昨日黄花,LED照明、智能照明萌生一统江湖的今天,企业争相迈进,行业一篇火热的背后,我们要发出理性的呼唤。

在这诸多方法中,我们也没有忽视过光对我们健康的积极作用,比如众所周知的适当晒晒太阳有利身心健康。然而我们一直以来却大大忽视了室内照明对我们身心健康的影响。在现代生活中,绝大多数人每天大约有90%甚至更多的时间在室内度过,很多室内空间甚至长时间得不到阳光照射。假如我们还是每天只追求那么短暂的晒太阳时间,而不充分利用处在室内的那么一大段时间来接受健康的光照,是不是有点舍本逐末?

一位世界五百强企业的中国区老大曾经对王冬雷说,你的衣服拉链拉开,里面浑身是胆。

从传统照明进入智能照明,市场需求无疑是推动这一举动的强大动力。不可否认,智能照明发展是大势所趋。但是,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定位不够清晰,没有从自身的实际情况出发,去制定真正符合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战略规划,只是一味盲目跟风智能照明,只是一心妄想:既然智能照明是趋势所在,为何不参与其中,同分一杯羹?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说光照能够影响我们的健康,那我们要如何利用光照来让我们更加健康?这就需要我们跳出传统思维来考虑光是如何正面影响我们的舒适度和幸福感。那么我们的传统思维是什么?“照明就是让室内亮堂起来”,“灯光不能太亮,否则刺眼难受”,“灯光不能一直闪,否则让人不舒服”……诚然,这些都是我们对室内照明的传统思维,但这些都是最最基本的要求。

王冬雷承认自己很敢赌。从2010年起,他在连续三年内投资了近70亿元转型打造LED帝国。尤其在2012年,尽管LED行业面临着诸多质疑,在产能过剩、中国政府激励政策收缩、市场调整等因素的压力之下,他依然在年底收购了国内最大的LED照明企业雷士。

以科技进步姿态登场的智能照明,完成了其跻身人类智慧城市建设最关键的彩排。

一、我们需要让我们感觉舒适愉悦的照明。

当雷士照明的风波闹得不可开交时,雷士股价曾一度跌了35%。在短短几天内,一向低调的王冬雷出人意料地迅猛出击,果断拿下雷士,就像一条冷不丁钻出水面掠食的鳄鱼。

LED照明的普及会加速智能照明的发展,最起码意识形态领域是这样认为的,但真正的需求和使用成本如何,相信很多企业是没底的!

正如我们需要可口的食物来满足口腹之欲,我们也需要“可目”的照明来愉悦我们的视觉。许多成功的照明设计其实并不是基于提升人们的身体健康需要,而是从人们最基本的对整个空间的舒适度观感入手,熟练运用颜色和空间美学的技巧,让人们觉得处在一个空间中很舒服。

王冬雷的手笔之大,令同行惊诧。一时间物议如沸。LED产业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太阳能?面包机大王能否做好高科技企业?一位LED业内人士将当年王冬雷的转型形容成背水一战。

佛山市南海嘉美时代照明有限公司

柔和度、阴影控制、照射方向是非常微妙的照明效果,它们并不是必要的功能性手段,却定义了照明空间以及其中的物体。这些效果通过光影的搭配增强了人们对周遭建筑的观感。

如今,在一片质疑声中,王冬雷的广东德豪润达集团已经基本完成了LED中游、下游产业的布局,建全了整个产业链,成功转型成为国内LED龙头企业,以及全球最重要的化合物半导体制造商。

营销总经理周水明先生

调暗的操作对人们的情绪也能起到积极的作用,这些操作包括“调暗至零”、“调暗至暖色”,以及对每个灯具的单独调暗操作。其中,调暗至暖色的操作尤为重要。它将色温与亮度关联在一起,在高亮度时色温通常为3000K或2700K,当亮度被调低时,色温同时降低、光色变暖,在很低亮度时色温通常为2200K或1800K。这种操作能够很好地模拟人们所熟悉白炽灯的调光特性,而且也能够很好地在夜间促进人体内褪黑素的分泌。调暗至暖色的效果还能在夜间给人们以温暖舒适的感受,有利于人们进入睡眠状态。

眼前的王冬雷没有豪赌者的张扬乖戾。他毫不避讳谈内心曾经的彷徨,眼神中还会经常露出一些单纯的笑意。在他看来,这些事情只不过是一步步按部就班、运筹帷幄的结果。

目前,中国智能照明市场尚未成熟,智能照明的应用领域主要集中在中高端的商业场所。在未来,智能照明将会逐步普及和完善,甚至在某些方面将会成为主流。但由于消费者的使用习惯和消费者的水平有限导致智能照明在民用市场仍然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二、我们需要有利于健康的人本照明。

但王冬雷想要走的更远。他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同飞利浦、欧司朗一样的世界级照明公司,在有生之年给中国留下一个世界级的企业。

是跟风,还是市场驱动?智能照明进入人们的视线,谈及未来,企业不乏更大的利益空间摆在他们面前。此刻,智能照明的发展,还谈不上市场驱动,跟风现象,比比皆是。充其量,只是人们对美好事务的向往而已,远未形成规模。

所谓“人本照明”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概念,让人们感觉舒适的照明就属于人本照明范畴,不过本文所说的人本照明专指能够在生理学层面上帮助维持人们昼夜节律的照明理念,其基本实现方式就是令室内照明模拟真实的自然光特征。人本照明的效果通常是以照明设计案例对比的方式向人们展示的,让人们了解到使用人本照明方案之后人们的健康状况和行为方式比使用之前有多大改善。睡眠科学的试验研究也已经证实了人本照明方案对改善睡眠质量的客观显著效果。

一生做好一件事 冬雷有一句名言:要做就做老大。

而对企业来说,这又是一个值得赞许的事情,国人公司终于不再人云亦云的模仿,在产品的较早阶段就已经开始投入开发,投入资本。经过十几年的摸爬滚打,中国LED企业终于懂得在项目初期介入,对这种高瞻远瞩的产品性思维,值得赞赏。

对单个光源亮度的控制,以及对多个光源的炫光的控制都能够降低人们的视觉不适感,从而提高人们对该照明设计的接受度。然而在这方面还没有一个特别科学的方法来定义这些导致不适感的因素,但WELL建筑标准第二版所提出的一些指标有望成为普遍能够接受的衡量方法:

他天生的创业型性格不允许他偏安一隅,但首先,他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他认为专注是可贵的品质。如果一件事情没有做到全球前三,我不会做第二件事情。

大热背后蓝海市场何在?

・统一炫光评级数值要满足如下条件:

在带领德豪润达从面包机做到新型家电、从实业到资本运作,从制造到设计三次升级,并成为全球前三的小家电公司之后,王冬雷开始为企业谋求战略转型。

当下,智能照明在市场上逐渐活跃起来了。有数据显示,每年我国智能照明产品的需求超过1000万盏,目前已有智慧城市试点193个,智能照明前景可期,照明智能化已经成为大势所趋。

o对于安装高度为5米或以下的灯具,UGR ≤17.

这一次,他砍掉了当时已经投资三千多万的磷酸铁锂电池项目,放弃了当时补贴丰厚、热火朝天的太阳能项目,选择led产业。就做这一件事。这一次,他的目标仍然是世界前三。

红海就是红色的大海,在这个小圈围之内,人人都竞争激烈;而相对蓝海就是蓝色的大海,范围广泛,竞争的人少,蓝海竞争胜者将得到比红海多得多的利益。在智能照明的发展中,蓝海更多的是创新与创意,是一场差异战。当今,红海战略仍占有大部分LED照明企业的思维,而以创新为特色的蓝海照明企业正在不断成长。

o对于安装高度高于5米的灯具,UGR ≤ 20.

回忆当时的抉择,王冬雷轻描淡写地说了八个字,倾家荡产,全力以赴。

电子产品终端的整合能力在过去10年里,让世人看到了魔鬼般的力量,成千上万种电子应用迅速被电脑、电视、手机三种终端集成整合,也造就了这三个领域万亿级的市场容量。而照明是生活中的必需品,这个产品一旦具备了整合其他电子产品的能力,这将是如何浩瀚的一片蓝海。

・遮光角度如有下要求:

在豪赌70亿进军LED产业之前,王冬雷和其他持有股份的家族兄弟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他告诉他们,如果转型成功,他将创造一个世界级的企业;如果失败,过去二十年的奋斗就此结束,宣告破产。王冬雷的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123>

o对于亮度小于20000 cd/m2的灯具,无需遮光

这个决定在外界看来颇有点偏执狂的劲头。各种质疑声扑面而来。王冬雷却不为所动。我一旦看准的事,不管别人怎么说,就干到底,绝不回头了。

柏狮光电有限公司

o对于亮度介于20000到50000 cd/m2的灯具,α≥15°.

豪赌的背后,并非一个张扬好胜、热血澎湃的王冬雷。更多的是下手之前的理性和谨慎。

副总经理王鹏先生

o对于亮度介于50000到500000 cd/m2的灯具,α≥ 20°.

当年在大量资金涌入太阳能行业时,王冬雷在诱惑面前保持了一位工程师特有的冷静。以现有的太阳能发电技术,做到极致能达到的发电成本也在一块钱上下,而用煤发发电的成本两毛五足矣,用水发电的成本一毛钱。这样一算,如果没有补贴,太阳能老百姓谁去买你的呀。当年另辟冷门,有人说他傻,但他却说,我不能把命栓在别人的裤腰带上啊。

智能照明的未来,将成为诸多领域的产品杀手,不仅是一片蓝海,而且具有强大的侵略性。

o对于亮度高于500000 cd/m2的灯具,α≥30°.

理工科出身的王冬雷做决策时非常注重对数据的分析。他给自己算了一笔账。尽管当时LED制造成本还很贵,但是根据成长曲线推算,王冬雷认为在2014年到2016年之间,它的成本会下降到传统节能灯的标准,寿命却是其10倍,而节能效率同节能灯比50%,同白炽灯比>90%,而且是无污染的清洁光源,同节能灯有汞污染是不同的。在市场上将可以完全取代传统光源。

现在,LED从业者将智能照明简单的理解为:APP客户端的设计;ZigBee、Bluetooth、2.4G、Wi-Fi等控制方式的开发。如果企业将智能照明纳入企业发展战略,那核心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掌握驱动技术。当我们将产品的竞争力聚焦到产品本身时,来自于同行和市场的压力都不会是阻挠产品面向市场化的障碍。智能照明是一个综合性很强的系列工程,需要产业链各环节厂家的紧密配合。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研判,LED智能照明驱动厂商和智能控制模块厂商,将会是首先进入市场竞争阶段的供应链环节,高端商照和智能家居会是照明灯具厂商争夺的重点领域。

遮光角度α的示意图。图片来自TRILUX。

但精于计算并不总是万能的。在大的战略机会面前,企业家的直觉往往比数据更重要。半导体照明带来的第四次产业革命,正使得整个照明行业处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之中。和当年做小家电时一样,王冬雷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再次告诉他,这是中国制造业的必然发展方向。

要创新,企业首要强调产业链各环节厂家的紧密配合,从终端用户使用体验出发,结合所掌握的各类技术,定义产品。赢得市场的法则不会因产品性能的改变而改变,市场需要的是:功能设计合理、生产运输便捷、产品使用简单、维护成本低廉的系列化产品。

已有案例数据证明人本照明方案对改善人们情绪和身体状况的积极作用,但这个方案现阶段还是在动态调节色温和照度的水平上,我们需要更多的实验来探索其他参数的动态改变是否会对人体有正面的影响。

如今,市场的马达已经启动。今年进入雷士专卖店的客户,八成认购LED产品。王冬雷乐观预期,LED的初春已来临,未来三五年,LED行业前景一片光明。因为他的果决,在中国LED市场即将暴发之前,德豪润达已经在去年年底提前完成了LED产业的全球布局。

把握新机遇赢在市场制高点

三、还有那些因素需要考虑?

至2012年底,由于收购雷士照明,德豪润达拥有了雷士36家独家区域经销商,3029家覆盖到国内31个省、市、自治区的专卖店,以及覆盖全球19个国家及地区的19家海外经销商。但善于提前布局、伺机而动的王冬雷并不止于此。现在,继雷士之后,他仍然在全球范围内寻找着机会,希望继续通过兼并收购这条路,尽快实现他世界前三的目标。

那么,在智能照明混战初始,如何才能脱颖而出,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赢得市场制高点?

如前所述,闪烁是非常令人不悦的,也会对人造成健康危害,在一些工作车间甚至可能造成伤亡事故。有临床记录证明频率100赫兹以下的闪烁容易引起眩晕、眼部疲劳,甚至是癫痫。而100到120赫兹的闪烁会降低视觉敏感度以及影响阅读。闪烁频率达到2000赫兹以上才不会被人眼直接察觉,但当人们在这样的光照下观察快速移动或转动的物体时仍然可能观察到。在闪烁的光线条件下拍照或录制视频时,镜头会捕捉到闪烁并产生怪异的图像。总之,闪烁是现代照明尤其是现代室内照明中最令人不悦的因素。IEEE
P1789标准对闪烁现象有详细的介绍、定义和限制建议,美国加州的Title
24标准对室内照明的闪烁有更加严格的限制,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

但中国制造要成为世界级的企业,品牌是绕不过去的难题。西方品牌花了上百年时间的沉淀,才奠定了今天的地位。尽管承认和目标尚有距离,王冬雷依然执拗地说,差得远也不怕,我们过去骑自行车,现在不也有汽车开了吗?以后想要开飞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

对于智能照明而言,照明只是功能,智能真正意义在于系统。照明只是智能系统的子范畴,智能系统的范畴远远大于照明的范畴。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光谱功率分布,以及光谱对明视觉和暗视觉的影响。明视觉是指亮度在10到108
cd/m2范围条件下的视觉,通常我们在白天或明亮空间中的视觉就属于明视觉。暗视觉是指亮度在10-3到10-6
cd/m2范围条件下的视觉,通常我们在暗夜中的视觉就属于暗视觉。不同的光谱对人眼的明视觉和暗视觉有不同的影响,而这种影响又会使人们对不同的照明条件产生不同的观感。这种影响可以被量化为一个指标称为“S/P比例”,一般来说,这个指标越大,人们的视觉观感越好。美国照明工程学会发布的两个技术备忘录TM-12和TM-24对这个指标有详细的定义描述和应用建议,以求达到人们最好的观感效果。

王冬雷自认为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和同代的创业者一样,他是一名理想主义者,一直记着读书时振兴中华的信念。我快五十了,最多还有十年,我要在退休前做到这件事,王冬雷说,人一辈子就做一件事情,哪怕别人说我傻,也要把它做好。

深圳德力普光电股份有限公司

此外,适当接受阳光照射对健康是最有好处的。现行的WELL
v1中第61条要求工作区域内75%的工作台面离有阳光照射的窗户的距离保持在7.6米范围内,而95%的工作台面须保持在12.5米范围内。第62条进一步要求至少55%的占用空间中每天至少有50%的时间要保持照度高于300
lux,但全年中有250个小时内不能有超过10%的空间照度在1000
lux以上。这些建议同时就要求建筑物有控制遮阳的设备以消除工作台面上刺眼的阳光。

技术控王冬雷

总经理吴杰

结语

美国一家投行的资深分析师保罗诺格罗斯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近乎变态地注重细节才是乔布斯的成功秘诀。对技术的痴迷和细节的重视,正是许多制造业企业家成功的特质。

如果照明企业跨界进来做智能系统,并且能够分析利弊、取长补短、资源整合,这是有一定发展空间的。但如果单纯做智能系统的企业,涉足照明行业,其重心落于照明,难免做不好的。因此,做智能系统的企业跨界进来做照明短期之内是没有太大前景可言的。

本文对室内照明设计的一些要素进行了简单的介绍,它们对照明的效果都有重要影响。但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它们并不是割裂的一个个单独的要素,相反,很多的要素都是相互作用、相互依存的,有时候甚至会相冲突。室内照明设计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更是一门艺术,尤其是当这门艺术又被引入了现代的人本概念,其复杂性就不可避免地增加了。这就要求现代的照明设计师在掌握传统设计理念的基础上进一步了解和学习人体的生理机能、对人本照明概念有比较深入的了解,这样设计出的作品才能在保证艺术美感的基础上进一步服务于人们身心健康的福祉。

和乔布斯一样,王冬雷是一个爱琢磨的人,拥有一份爱玩科学的天真。他曾经因为电水煲太费电而给妈妈发明过一个节能保温壶,并申请了专利,现在日本也在使用这项技术。从一天耗电2度变成只需要0.26度,我到现在还记得,他说起来流露出些许孩子般的得意。

照明企业要把握机遇,核心一点就是用智能照明养智能照明。目前智能照明在最简单的调光调色温,无线控制等方面已经相对成熟,市场也有广泛的需求。企业可以迅速把这部分有效需求抓住,完成大批量出货。但是这绝对不是终点,在更加强大的智能控制方面,尤其在产品标准化、接口标准化方面,需要LED照明企业投入大量的精力去开发,并且站在知识产权的制高点,这才是将来市场最大的引擎。所以用目前简单的智能照明应用完成资本积累,和产品出货,以此带来的收益投入到长期的产品开发中去,方能脱颖而出。

十几年前,德豪润达的第一代面包机,就出自于王冬雷本人在实验室里的上千次实验。为了摸索面包的配方,面包机的程序、加热温度、发酵时间,他整整做完了一卡车的面粉。

对于大多数的国内企业而言,应该紧跟市场趋势,同时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领域。部分有资金实力的企业可以对上下游进行适时的整合,可能的情况下互联网企业、LED芯片制造和封装企业、灯具制造企业抱团合作发展,搭建起一个相对完整的平台和产业生态系。

相比起管理一家上市公司,王冬雷觉得自己更像一名科学家。打开他每天随身携带的一个大开本练习本,上面写满了各种运算,画满各种芯片的设计图。这样的本子用掉不计其数。现在,他正在构想一个能代替T5支架的新的软灯条,目前全世界都还达不到相应的亮度。

智能照明有两个重要的应用方向,一是公共照明领域如道路、隧道等的照明,二是用于家居照明领域。对上述两个不同的应用方向,其要求有很大的差异。目前公共照明领域的智能系统有许多企业在做,也有不少应用优秀和成熟的产品,但始终不能成气候,原因之一是曾经提及的缺少一个让地方政府、企业和用户都能接受和受益的创新商业模式。

作为德豪润达中央研究院的院长,公司现有专利的一半以上都来自于王冬雷的发明。哪怕是坐飞机时也会有突然的灵感涌现,机票、纸巾上都是他那些世界级专利诞生的地方。他认为,创建一个LED帝国,一定要下决心投入科研,领先同行,而拥有自己的专利尤为重要。

3>

对于王冬雷而言,实验室是最大的娱乐场所。但凡有点时间,他就会跑到实验室里去,每次都要待到秘书来喊。于他,钻研这些事情就像别人去卡拉OK一样,对于紧张枯燥的日常生活是一种调剂。目前,他本人拥有两百多个发明专利,其中一半以上都已经成为了现实。

天楹之光产品设计部

爱钻研的王冬雷自认和雷士照明的创始人吴长江是绝配。我把产品搞掂,他把产品卖好,多好啊!我更愿意待到实验室里去,这是我的强项。

总经理徐俊

都说王冬雷豪赌,他却自认为是个谨慎的人。我知道我能做什么,我不能做什么。

目前大有可为的是家居照明领域的智能化,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谁在客厅的智能接入接口的标准上的话语权大,谁就拥有了未来庞大的家居智能市场的主动权。

事实上,收购雷士是王冬雷转型LED时一早便已定下的战略。他深知德豪润达的基因是制造业的基因,从来没走过品牌和渠道路线,因此在中国购买雷士,美国纳入惠而浦,让他们来负责销售,而德豪负责设计和制造,由此形成一个上下游结合的完整产业链。

在智能灯具领域,已有许多厂商推出可调光调色或通过Wifi等无线控制的LED灯具。而在网络协定方面,欧司朗、飞利浦、东芝、GE等均已正式选择ZigBee技术来连接家庭照明产品和控制器,从而催生北美市场上采用ZIGBee的智能灯具产品涌现。

王冬雷深知,投身LED这个尖端行业需要的不仅是钱,还要有全世界最好的技术。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民营企业尚有局限。但王冬雷却早已运筹帷幄。过去二十年在海外打拼的经历,让他明白如何整合全球最好的资源,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可以变成德豪润达的科学家。

然而,我们也看到智能照明所存在的一些技术、价格等问题制约了其快速发展的脚步。正如深圳市多氟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LED技术总监房海明所言,要制定统一的LED智能产品的行业标准,并始终以质量为根本,不断提高自身技术,降低成本,才能保持行业的良性和长远的发展。

尽管是自称傻子的理工科男,但王冬雷的领导能力和性格感染力却早在17岁时就显露无遗,是80年代大连理工大学的风云人物。王冬雷不但是体操队种子选手,校报编辑,演讲团团长,还常常带领同学们勤工俭学,通过给学校铺草坪来赚钱补贴生活。

渠道格局决定出路量器而用方为王道

目前,在芜湖和大连,驻扎着德豪润达两批核心的科研人员,他们全部都是来自全球LED领军企业的高层管理和研究人员,包括竞争标杆飞利浦、首尔半导体的首席科学家。这些人都是王冬雷亲自跑了五次美国,一个个从硅谷说服以后带领进来的。

不同的产业链位置决定了不同的参与方式。智能照明大热,渠道布局如何实施?

这位刚刚转型进入LED领域的民营企业家,有着令这些世界级人才不可抗拒的说服力。王冬雷给他们每一个人描绘了一个宏大的愿景,告诉他们,他要做并且能够做到世界前三。

据笔者走访一些灯具卖场了解到,虽然在行业内智能照明屡被提及,但卖场中所占比例并不多,根据记者走访的一些灯具城店员介绍,现在向消费者推介的智能照明产品多还是调光调色一类,而且今年以来涌现了很多这类产品,一般使用遥控器调节。其中,一少部分能通过蓝牙连接手机,可播放音乐。但能直接使用手机调光调色的很少,能够使用远程控制的产品在一般灯具卖场很难找得到。

我告诉他们,LED这个产业将来的发展前途在中国,中国的未来在德豪润达。我们有一个企业理念,要做一定做到前三名,要不就不做,王冬雷带着充满说服力的语气说道,就过去二十年的经验来看,只要中国人下定决心去做的,基本上没有人能打败我们。

另一方面,智能照明在隐形渠道有一定的应用,特别是设计师渠道。有设计师透露,现在很多设计师都有意识去推广智能照明,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比如一些高端的装饰设计中,都会向业主推荐智能化的照明产品,利用调光调色、分时段调光等人性化控制开启一个不一定的家居照明时代。现在此种应用在一二线城市的高端住宅或者商业照明中使用较广泛,但中小城市的普及率还有待提高。

在王冬雷看来,想象力和创造力与教育背景无关。设计一个灯泡很容易,但当天上没有飞机的时候,想像出一架飞机,并告诉人们怎么造,这是一种天赋。在德豪润达的Led照明研究所,有一位只初中毕业却创造力惊人的工程师,王冬雷给了他一个很高的职务,并亲切地拍着肩膀称呼他为王老邪。冬雷对老邪说,即使是棵草,你要设计到黄金的水平。

北京市洛西特灯光设计顾问有限公司

目前,在大连德豪润达,有着全球最大的4英寸led工厂。而这个工厂出产的芯片,可以做20亿只5瓦的led灯泡。王冬雷又算了一笔账:光这间工厂生产的芯片,用于制作灯泡,按每天使用5小时计数,可为国家节约150亿度电,10小时就是300亿度电,相当于1/3个三峡大坝的发电量。一年就可以为国家节省150-200亿度电。

设计总监王昊

王冬雷说,他希望这间工厂能够改写中国照明的历史。

目前在设计的项目里,基本上都有在使用智能照明,不管是家庭,还是办公室、酒店、医院等都在应用,智能化设计是现在最便捷的服务方式。

我们做工业企业的人,一辈子能碰上一次工业革命,是多么幸运的事情,王冬雷说,能把这件事做好,留下一个世界级的企业,这辈子就没有白活。

目前,智能照明的市场环境已初具雏形,市场竞争不再仅仅只是渠道的竞争,已发展为整体竞争。企业如果仅仅从营销、产品、服务等某一端口发力,已无法满足发展需求。照明企业必须清楚地认识到自身的核心价值和现有资源,根据智能照明的实际情况从市场推广、产品研发、营销、后台供应等端口全面发力,同时辅以行之有效的渠道模式,才能实现企业可持续性发展。

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嬗变和时代的进步,让智慧城市的价值层面、情感层面、生活方式层面也随之放大,这种放大带来的智能照明的溢价,必然需要更新、更有竞争力的营销渠道来呈现,这也是当今电商渠道崛起于新时代的原因所在。而智能照明产品的初期布局,怎么选择适合自己的渠道,值得深思。

无可非议,智能照明前途无可限量,无论是企业还是经销商需要做的,就是用接地气的产品、使用便捷的平台一系列配套去打通这一应用市场,掘金智能照明。

3